渡人,先渡己

《百年孤独》里说:

“人生这场旅途里,我们在坎坷中奔跑,在挫折里涅槃。”

人生就像是一座山峰,我们每个人都是登山者。不管登山的这条路有多曲折,我们只能靠自己一步步地攀登,让崎岖之路繁花盛开。

正所谓,天不渡人,人需自渡。

图片

渡自己的心态

分享一件小事。

有个姑娘花了88块钱,去吃了自助火锅。

她吃得很饱,但因为菜品太多了,还有很多菜,她没能吃下。

回家的路上,她心情有点郁闷,因为没有吃到自己最喜欢的那道菜。

姑娘吃自助火锅这件事,引发了我的思考。

在我看来,如果一味地追求,还有什么东西没有得到时,你的心会很累的。因为,你不可能什么都能得到。

有一次,我跟朋友去上海迪士尼玩,门票花了好几百,玩了40分钟我们就出来了,因为人实在是太多了,在里面呆着很难受。

朋友却说:“今天挺开心的,因为玩了喜欢的项目。”

他并没有去纠结还有什么没有得到,而是去享受已经得到的事物。

林清玄有一个小故事。

有一次,朋友找他写一个福字,他写了四个字:

常想一二。

朋友疑惑,他回答说:

“人生不如意之事十常八九,但扣除了八、九成的不如意,至少还有一、二成是如意、快乐、欣慰的事情。如果我们要过快乐的人生,那就要常想一二。”

在我看来,人生真正的痛苦不是分离,不是身体承受的压力,而是内心深处的不甘,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。

《菜根谭》里说:“风来疏竹,风过而竹不留声;雁渡寒潭,雁去而潭不留影。故君子事来而心始现,事去而心随空。”

心态的“态”字,折解开来,就是心大一点。

余生,修一颗从容心,做一个明白人。


图片

渡自己的格局

看过这样一段话:

“我站在一楼,有人骂我,我很生气;

我站在十楼,有人骂我,我听不清,以为他在和我打招呼;

我站在一百楼,有人骂我,我听不清,眼里只有万里山河。”

花盆长不出古木参天,生活中太多的痛苦,可能就来源于你的眼界和格局。

看过这样一个寓言故事。

一只骆驼,被玻璃割到了脚,它气得一脚把玻璃踢飞了,结果脚掌被划了一道口,血流了一路。

 

浓重的血腥味,引来了一群狼。

 

骆驼像无头苍蝇一样,逃到了食人蚁的巢穴,瘫倒在地上,最后被食人蚁给包围了。

 

它奄奄一息时说:“为什么我要这么小心眼,跟玻璃过不去呢?”

不得不承认,你拥有了怎样的格局,便拥有了怎样的结局。

只盯着井底的蛙是不可能看见大海的,只有心里装满了山河大地的雄鹰才能翱翔天空。

我的备忘录里,有这样一段话。

一颗石榴种子,有三种结局:

放到花盆里栽种,最多只能长到半米多高。

放到缸里栽种,就能够长到一米多高。

放到庭院空地里栽种,就能够长到四五米高。

相同的石榴籽,最后决定它高度的,是种植面积的大小。

其实,种植面积就好比是一个人的格局。真正决定一个人能够走多远的,不仅仅是靠你的能力,更要看你的格局。

我非常喜欢一句话:

“内心多大的格局,你就可以看到多大的天空。你没有碰到你期望的人,是因为你还没有准备好你自己。”

当你格局变大了,便会看见更辽阔的星辰大海,你会觉得:

人生海海,山山而川,不过尔尔。


图片

渡自己的感情

有人问:

摧毁一个人有多容易?

有时候,一场无疾而终的感情就可以。

梁朝伟在《春光乍泄》里说过一句话:

“我终于来到瀑布,我觉得好难过,我始终认为站在这儿的应该是两个人。”

这让我想起了一条朋友圈:

“我翻山越岭来到这里看日出,除了我应该还有另外一个人,我好想给你打个电话,可是我们5年前就走散了呀。”

感情的烦恼不过九个字:

想不开,放不下,忘不了。

  

缘起缘灭,就在一念之间。

心理学有个词,叫聚光灯效应:

“指人们太在乎与自己相关的事物,以为别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。然而,在别人眼里,你不过只是过眼云烟。”

关于旧爱,我们需要和自己和解,就像那句话说的:

 

“人心之所以不安,是因为仍把自己寄托在那些不可求,不可得的人或事上,就像你把房子盖在流沙上,却渴望一个永远安定的窝,这可能吗?”

枯木再难逢春,朽木再难成林。

你不可能靠怀念、悔恨、期待度日。

遇见了就热烈欢迎,分开了就坦荡接受,多大点事呀!




图片

很喜欢罗兰的一句话:

 

“个人有个人理想的乐园,有自己所乐于安享的世界,朝自己所乐于追求的方向去追求,就是你一生的道路,不必抱怨环境,也无需羡煞他人。”

人到中年,各有各的性情,脸上会有棱有角,写满悲欢。

我们这一生追求的幸福,有的需要补给物质,有的需要补给灵魂。

可不管怎么样,我们都要把自己照顾好:

一是把生命照看好,二是把心安顿好。

季羡林说:“人间万千光景,苦乐喜忧,跌撞起伏,除了自渡,其他人爱莫能助。”愿我们都能走好一个人的路,做自己的摆渡人。

默认分类 2022-02-22 11:10:22 通过 网页 浏览(660)

共有0条评论!

发表评论